• 聚焦中国科学家的故事:感受报国情怀
    发布日期:2019-08-20 18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走进了人们的视野,其中就包括2018年度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者、新体制雷达理论体系的奠基人刘永坦,他用四十年的不懈的奋斗,书写着中国科学家的理想和情怀。

  年过八旬的刘永坦出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南京,“永坦”是家人对他人生平安的祝愿,而战火中,国家命运则慢慢成了刘永坦一生的牵挂:“我是1936年生于南京,我是在南京大屠杀之前离开的,颠沛流离,那种苦深深地印在脑袋里。而父亲母亲很小教我背诗:‘家祭无忘告乃翁’,印脑袋里很深,对这个国家的兴亡感受深刻。”

  多年之后,投身科学的刘永坦踏上了中国新体制雷达的开创之路。经过800多个日夜的努力、数千次实验,刘永坦主持的“新体制雷达关键技术及方案论证”获得多项关键技术突破。但顺利完成预研使命的刘永坦并没有就此止步,他认为国家需要建立有实际意义的雷达实验站,1989年,中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建成。1990年4月3日,刘永坦及其团队的新体制雷达技术终于使目标出现在屏幕上,取得历史性突破。

  在刘永坦看来,自力更生的精神将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发展,“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就这个精神:不服输,要创新,绝不向外面的封锁低头,做出对国家有意义的成果。人家不会把关键东西给你的,不管是谁要卡我们脖子,未来我们都能靠这种自力更生的精神往前走、往前拱。我觉得我们国家这种(被垄断封锁的)日子要一去不复返。”

  无独有偶, 对于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、科学家黄大年来说,放弃国外优厚待遇回国发展,为祖国“巡天探地潜海”填补多项技术空白,支撑他的,也正是报效祖国的初心。与黄大年有着30多年交情的吉林大学原副校长韩晓峰说:“他说,‘我出去的时候,我就下定决心是要回来的’。他跟学生讲‘你一定要出去,一定要回来’其实是有思想上的渊源的。这就是家国情怀,对东北、对吉林大学,这种感情,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黄大年的核心工作之一是攻克国家急需的“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”,尤其是研制“航空重力梯度仪”。这种设备就像一只“透视眼”,可用于油气和矿产资源勘探,也可用于潜艇攻防和穿透侦查。黄大年的科研助手、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于平女士介绍说:“一方面是关系国计民生、另一方面是关系国防安全,所以这项技术是我国迫切急需的技术。目前为止掌握它的国家非常少,而且这项技术对华一直是封锁的。‘十二五’之前这个在我国可以说是空白,黄老师回国后组织国家十多家单位、几百个科研人员参与到这个项目的研制过程中。我们国家可以说是用五年时间,在仪器装备的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上,与国际的差距缩短了20年。其实在理论算法上,我们已经达到国际水平了。”

  报国之志,始终激励着他在科研的道路上“只争朝夕”。遗憾的是,2017年1月8日,年仅58岁的黄大年积劳成疾,因病去世。虽然人已离世,但黄大年未竟的事业仍在继续。昔日与黄大年并肩奋战的同事,正推动他主导的“地球深部探测仪器”从理论走向应用。

 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中国“十三五”规划实施的关键年,一系列国家科技重大专项、重大科技任务的实施都到了决胜节点。在中国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看来,未来,中国要培养更多富有社会责任感的拔尖创新人才,让淡泊名利、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和敢为人先、潜心科研的科学家精神继续传承下去。“我国在基础研究领域还有很大的差距,还需要更多原创性突破。基本上来讲,我国原创性这方面的研究还不能够完全满足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。尖端核心的技术是买不来的,必须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去创造。我们需要培养更多、更优秀的、富有社会责任感的拔尖创新人才,对我而言,这就应该是未来中国教育努力的目标和方向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